Back to "Home"-回到"首页"
"Contact Me"-"与我联络"
Large Font Size-大字体
Original Font Size-原始字体
Small Font Size-小字体
太阳会常常被云彩遮挡而无法看见,尽管如此 ,只要仰望天空,肯定会有太阳从云彩的空隙中放出光芒的时候到来!

2007年4月28日星期六

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语录及06年联大发言全文

  我对对查韦斯的评价是:一个热血、热情,能让民众与其一起奋斗的领袖,就算在他人眼里看来荒唐,但人生有时候是需要来自内心的呐喊和冀望的。
  “我,查韦斯,面对这部垂死的宪法宣誓。”――查韦斯1998年第一次当选总统时“宣誓”
  “我不是国王,我也不想当国王,我只要一套住房,与我的妻儿共同生活。当然我也希望有一个警卫,防止有人向我的住处扔石头。”――查韦斯和别人开玩笑。
  “我属于这个阶层,在我的脑中浮现的是无家可归的孩子,我不能入睡。”――查韦斯关注穷人的生活。
  “我在与魔鬼斗争,魔鬼并不住在地狱,魔鬼就住在华盛顿。”――查韦斯评论布什。
  “以色列已经疯了,他们正在屠杀儿童。”――查韦斯2006年8月严词抨击以色列在黎巴嫩的军事行动。
  •“‘美利坚帝国已到了行将就木的最后几个小时,现在,我们要对这个帝国说:‘我们不怕你,你是一只纸老虎。’”――查韦斯2006年5月13日在维也纳的演讲中为美国发了一份讣告。
  “如果他们杀了我,那么真正的凶手就是美国总统乔治•布什。”――查韦斯2006年2月20日通过广播发表讲话称,美国正在密谋暗杀他。
  “别惹我,康多莉扎。别惹我,姑娘。”――在2006年2月19日的“总统,你好”节目上,查韦斯一边说这些话,一边讽刺性地献上一吻。查韦斯在讲话中还故意把赖斯的名字康多莉扎(Condoleezza)说成了“哀悼”(condolence)。
  “联合国的新总部应该在南半球。”――查韦斯在2005年9月的联合国大会上建议把联合国总部搬出纽约。
  “我与布什先生打1美元的赌,看看是他呆在白宫长,还是我查韦斯呆在米拉弗洛雷斯宫(委内瑞拉总统府)长。就让我们看看谁呆得更长吧,布什先生!”――2004年2月,查韦斯在演讲中向布什下了“战书”。

其他:
  要是他们(美国)用战舰、情报人员、炸弹和海军等等手段来攻击我们,你最好忘掉委内瑞拉的石油。
  贾西亚(秘鲁总统)是美国的哈巴狗。……是连鶏毛蒜皮都不放过的小偷。
  非洲仍在哭泣,欧洲不承认(对非洲殖民历史)。欧洲应该道歉,跪下道歉!欧洲不应该傲慢自大,而是说对不起,就像北美有朝一日也要道歉一样。
  、你是个蠢驴,布什先生。你是个酗酒的危险先生,或者更准确说,你是个酒鬼。
  爲什么要把我与人类历史上最恶劣的大屠杀罪犯(纳粹)相提幷论?美国总统是凶手,是屠杀犯,是恶魔,应该让国际法庭把他送进监狱。
  布莱尔(英国首相)先生,去你的吧,在道德问题上,你没有资格来指责任何人。委内瑞拉是一个自由的国家,你是不是以爲我们还处在以前的帝国主义及殖民主义时代?

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在2006年联合国大会上的讲话(实录)

  “世界各国政府的代表们,早上好。首先我将推荐你们阅读一本书,如果你们还没有看过这本书,请你们读一读。这本书是由美国著名学者诺姆-乔姆斯基撰写的《霸权还是生存——美国对全球统治的追求》。这是他最近写的一本新书。”(查韦斯将书举了起来,并在空中挥舞了几下。)
  “这是一本非常好的书,对于我们理解整个20世纪所发生的事情、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们星球正在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什么等问题,有着巨大的帮助作用。美帝国主义的霸权行径正在威胁到我们每一个人。我们一直在对这种危险发出警告,我们也呼吁美国以及世界所有国家的人民行动起来阻止这种威胁,这就像是一把悬在我们头上的利剑。我原来准备在发言中当众宣读这本书的,但考虑到时间因素,我最后只决定推荐大家阅读。”
  “诺姆-乔姆斯基的这本书非常通俗易懂,是一本很好的书。我敢肯定主持联大会议这位女士对这本书也非常熟悉。这本书目前已经用英语、俄语、阿拉伯语以及德语等多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发行。但我认为,首先应该阅读这本书的却是我们美国的兄弟姐妹们,因为这一威胁就在他们的家中。魔鬼就在家中!魔鬼,魔鬼本人就在他们的家中。昨天,那个魔鬼也来到了这里(布什前一天曾在联大发言),就在这个地方,那股臭味一直持续到了今天。”
  “女士们、先生们,美国总统,也即我所指的魔鬼昨天也来到了这个讲坛。他在发表演讲时,好象这整个世界都受他控制似的。确实是这样,他好像认为自己是这个世界的主人。我认为,我们可以找一个精神病医生来分析美国总统昨天发表的演讲。作为美帝国主义的发言人,他来到这里试图让大家接受他所谓的秘方,试图继 续维持目前这种对世界其它国家人民进行控制、剥削以及掠夺的政治模式。阿尔弗雷德-希契科克导演甚至可以用这来拍摄一部电影,我给电影起的名字就是:魔鬼的秘方!”
  “正如乔姆斯基在书中所说,美帝国主义正在尽一切努力来巩固他们目前的这种控制体系。我们绝对不允许他们这样做,我们绝对不允许国际独裁体系得以巩固。 这位自认为是世界之父的人昨天发表的演讲,内容充满了伪善与愤世嫉俗。伪善就是他们为了控制整个世界所必须的手段。他们宣称要在世界各国实行民主政治,但这只是他们自己的民主,是一小部分人享有的虚假民主。在我看来,这种民主是一种非常原始的民主,完全是在靠武器与炸弹等进行维持。这是一种多么奇怪的民主,亚历士多德根本不可能会承认这种民主。你们使用舰艇与炸弹,能塑造出什么样的民主?”
  “美国总统昨天在这里对我们说,在世界许多地方,你都能听到极端分子说他们将利用暴力与恐怖袭击等手段来恢复尊严、摆脱贫困。但我的兄弟们,他往往只看看你们的肤色,就说这个人是极端分子。玻利维亚总统莫拉瑞斯是这样的德高望重,在他的眼里却是一位极端分子。在帝国主义分子的眼中,到处都是极端分子,这并不是因为我们是极端分子,而是世界目前正在不断觉醒。世界各地的人民都在觉醒,他们正在逐渐站立起来!我有这样一种感觉,亲爱的世界独裁者,在今后的日 子里,你将会生活在噩梦之中,因为我们已经站起来了,世界各国人民都将站起来反对美帝国主义。他们要求国际平等、尊严以及国家主权。”
  “是的,你可以称我们是极端分子,但我们正在站立起反对帝国主义,反对目前的控制体系。美国总统说,他来到这里是为了直接与中东人民进行对话,告诉他们 美国希望和平。这是真的,如果我们走在纽约的布朗克斯街,或者走在纽约、华盛顿、圣地亚哥、安东尼奥、旧金山,我们随便问一位美国民众,他们的国家最需要什么?需要和平吗?他们肯定会说:是。但是美国政府却不需要和平,美国政府根本不希望有和平,他们想要的,就是通过战争扩张目前的这种剥削与掠夺的霸权体系。美国需要和平,那么在伊拉克发生了些什么?在黎巴嫩与巴勒斯坦又发生了些什么?在过去100年时间里,在拉美以及世界各地又发生了些什么。现在,美国又开始威胁委内瑞拉与伊朗了。”
  “他对黎巴嫩人民说,你们看到了自己的家园是如何在战火中被毁灭的。他就是一个帝国主义者、法西斯主义者、刺客以及种族灭绝者。美帝国主义与以色列共同 向巴勒斯坦以及黎巴嫩人民开火。这就所发生的一切,但我们听到的,却是他在演讲中说,我们痛苦,是因为我们亲眼看到了自己的家园遭到毁坏。美国总统来到这 里发表演讲,他提到了阿富汗人民、黎巴嫩以及伊朗的人民,他直接对这些民众发表讲话。你们也许会觉得奇怪,美国的总统对这些国家的人民发表这种讲话,如果这些国家的民众有机会来到这里,他们又会对美国的总统说些什么?”
  “对于那些被压迫国家的人民,他们也许会说:美帝国主义,滚开!我相信,如果他们有机会站在麦克风前发表讲话,他们会这样说。他们对于美帝国主义完全是在用一种声音说话。这究竟是为什么呢?主持人女士、各位朋友,我们去年也曾来到这里,在过去8年时间里,我们每年都会来到这里,我们说过的一些东西,目前已经被证实了,完全被证实了。我根本就不认为在坐的各位愿意捍卫目前的这种体系。坦白地讲,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确立起来的联合体系已经坍塌了,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
  “的确,联合国大会每年将我们召集在一次,我们可以互相见见面,讲讲话,并准备各种各样长篇累牍的文件。我们在这里也可以听到一些非常好的演讲,如斯里 兰卡以及智利总统昨天的演讲等。但对我们来说,联合国大会目前已经演变成一个单纯的议事机构。我们没有任何权力对世界上发生的一些可怕的事情产生影响。这就是为什么委内瑞拉今天,9月20日,再次提议重建联合国。去年,我们提交了四项议案,我们认为这些提案非常重要,希望各国首脑、大使以及代表们能够对这些提议进行讨论。”
  “我们提案的第一点就是要求扩大联合联安理会,其中包括常任理事国和非常任理事国,应该让更多的发展中国家和不发达国家担任常任理事国,这是第一步。第二点是要求采取有效措施解决目前的世界冲突,决策过程要透明化。第三点,也是最急迫的一点--许 多国家都在发出呼吁,要求取消安理会的一票否决机制。我可以给你们举一个最近的例子,美国在安理会投下了不道德的否决票,使得以色列可以毫无顾忌地侵略黎巴嫩。而我们却只能眼睁睁地站在那里,联合国的决议就这样被否决阻止了。第四点,我们必须像以前说的那样,强化联合国秘书长的作用与权力。”
  “昨天,联合国秘书长实际上是给我们发表他的告别演讲。他承认在过去的10年 时间里,国际局势正在变得更加复杂,饥饿、贫穷、暴力以及侵犯人权的现象更加恶化。这完全是联合国体系坍塌以及美国推行帝国主义造成的恶果。数年前,委内 瑞拉决定在联合国体系内与之进行斗争,先承认联合国,并加入成为其成员,然后再在这里发声,表达我们的想法。我们的声音是完全独立的,代表了尊严、追求和 平以及重塑国际体系的愿望。我们强烈谴责霸权主义的侵略与迫害,这就是委内瑞拉所采取的姿态。玻利瓦尔的家乡,目前已经决定寻求在联合国安理会取得非常任理事国的席位。”
  “让我们睁开眼看看吧,美国政府正在对委内瑞拉的这种努力进行公然攻击,这是一种不道德的攻击,他们的目的是为了阻止委内瑞拉被选为安理会的非常任理事 国。帝国主义总是害怕真相,害怕独立的声音,他称我们是极端主义分子,但事实上他们才是真正的极端分子。对于那些宣布支持委内瑞拉的国家,我在这里想表达我诚挚的感谢。尽管投票的过程非记名投票,并不需要真的宣布支持与否。既然帝国主义已经展开了攻击,而且是公开的攻击,这就更加增强了这些国家支持我们的决心,他们的支持也使得我们的立场更加坚定。我们兄弟国家,如巴西、阿根廷、巴拉圭以及乌拉圭等国都已经表达了对委内瑞拉的支持。”
  “拉丁美洲的其它一些国家,如玻利维亚也已经表达了对委内瑞拉的支持,阿拉伯国家联盟同样表态支持我们。对于我们的阿拉伯兄弟、加勒比海兄弟以及非洲兄 弟,我要表达我无限的感激。几乎所有的非洲国家都支持委内瑞拉,俄罗斯等大国也表态支持我们。我代表委内瑞拉,代表委内瑞拉人民感谢你们。因为委内瑞拉当 选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后,不仅将表达委内瑞拉本国的意见,也会表达世界各国人民的声音,我们将在安理会捍卫尊严与真理。由于以上原因,我对于委内瑞拉的成 功是表示乐观的,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新的时代正在来临。”
  “正如斯勒维亚-罗德瑞古兹所说,一个新的时代正在我们的心中诞生。世界各国目前有很多种不同的思想,一些年轻人也在以不同的方式进行思考,这一点在过去的10年间就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国际社会目前的这种体系,产生的只会是贫困,到底还能赢得谁的信任?我们现在所要做的,就是确定我们世界的未来,黎明即将破晓而出。你们可以从非洲、欧洲、拉丁美洲以及大洋洲感觉到这一点。我想再次强调的是,我们对未来表示乐观。我们必须强化我们自己,坚定我们战斗的决心,建立一个新的、更好的世界。”
  “委内瑞拉已经加入到了这场战斗,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受到威胁的原因。美政府已经制定计划,并向委内瑞拉国内的某些集团提供资金援助,以便颠覆委内瑞拉的国家政权。目前,美国仍在向委内瑞拉境内以及其它地方的叛乱分子提供支持。米歇尔-巴切勒特总统刚刚还提醒我,他们的前外交部长奥兰多-勒特利尔遭到了可怕的暗杀。我只想补充一点:如果那些犯下这种罪行的罪犯最终被释放,那么美国人民就会由于他们自己的政策而遭受死亡。”
  “大约30年前,叛乱恐怖分子劫持了古巴航空公司的一架客机,造成73位无辜平民死亡。那么这位劫持客机的恐怖分子目前在哪里呢?他在委内瑞拉的监狱中服了几年刑,然后在美国政府以及中央情报局的帮助下,成功地从监??护。他是一名罪犯,已经全部坦白了自己犯下的罪行。但美国政府却坚持双重标准,当他们需要时,就毫无顾忌地向恐怖分子提供保护。委内瑞拉政府坚定地反对恐怖主义与暴力袭击,和其他许多国家的人民一样,我们一直在为世界和平而努力。”
  “这位受到美国政府保护的恐怖分子名叫路易斯-波萨达-卡 瑞勒斯。还有许多因犯有严重贪污罪行从委内瑞拉出逃的罪犯,目前也生活在美国并受到了美国政府的保护。美国政府支持的叛乱分子炸毁委内瑞拉驻外使馆,暗杀 委内瑞拉国民,他们甚至多次想要刺杀我。但我今天仍然安全的站在这里。我强烈谴责美国政府为恐怖分子们提供庇护,同时其总统却又在联合国大会发表愤世嫉俗 的演说。我在这里提到了古巴,对,我几天前刚刚从那里回来,非常愉快地从那里离开了。”
  “不结盟国家元首峰会已经通过了一项历史性的决议,我这里有最终的决议文本。当然,你们不必担心,我不会在这里宣读的。但这项决议是经过公开透明的辩论后达的一致意见,至少有50多个国家的领导人对决议表示赞成。各位朋友,各位兄弟姐妹,如果你们要问我有什么期望,我想说的就是,请你们拿出的善心,支持不结盟运动,以便尽快催生一个新的时代,制止帝国主义的进一步扩张,阻止霸权主义的横行。”
  “正如大家所知,在接下来的三年时间里,古巴总统卡斯特罗将担任非结盟运动的主席,我完全相信他能够非常有效地领导这一运动。不幸的是,有人却认为卡斯特罗很快就要不行了。但这些人一定会失望的,因为卡斯特罗的身体很健康,他不仅活着,而且还一直在主持不结盟运动的工作。因此,各位亲爱的朋友,一个全新 的、坚强的运动组织已经诞生,这是一个南部国家的组织,我们都是南部国家的人民。”
  “我将这本书带到演讲台上,大家不要忘记了,我强烈推荐大家阅读这本书。我希望一些新的思想能够拯救我们生活的星球,防止我们的星球受到帝国主义的威胁。我希望在这个世纪,一个并不太长的时间里,能够看到这一点,看到一个全新的时代。希望在联合国的原则基础上,我们的子孙后代能够享有和平。当然,联合 国必须要进行改革与更新。也许我们应该给联合国迁址,将它迁往其它一些国家,或者是南半球的某坐城市。我们曾经建议将联合国迁移到委内瑞拉。”
  “你们也知道,我的私人医生目前仍然呆在专机上,负责我安全的警卫人员也停留在专机上,美国政府根本不允许这些人走下飞机前往联合国参加会议。这是魔鬼乱用权力的又一个证明,在这里仍然能够闻到那种臭味。但上帝将与我们同在,我将热烈拥抱各位。愿上帝保佑各位!”

查韦斯生平
  委内瑞拉总统全名为乌戈•查韦斯•弗里亚斯(Hugo Chavez Frias),1954年7月28日出生于委内瑞拉西部巴里那斯州的萨瓦内塔。
  1975年,查韦斯毕业于委内瑞拉军事学院,获陆军工程军事科学和艺术硕士学位。1989至1990年又在西蒙•玻利瓦尔大学进修政治学专业,曾获得“卡拉博博之星”、“陆军十字勋章”等。
  1982年,查韦斯创建由退役军人和社会中下层人士组成的“玻利瓦尔革命运动”党,主张建立西蒙•玻利瓦尔所倡导的“拉美国家联盟”。1991年,他担 任空降营中校营长;1992年,他在领导推翻安德烈斯•佩雷斯总统的“二•四”军人政变未遂后,被捕入狱,两年后获释。
  1998年1月,查韦斯创建“第五共和国运动”党,出任主席,主张彻底改革国家政治体制,建立人民参与的真正民主;1999年9月,他创办了《总统邮报》。
  1998年12月6日,查韦斯作为竞选联盟“爱国中心”总统候选人参加大选并获胜;1999年2月2日宣誓就职。2000年7月,他在重新进行的大选中再次当选总统,8月19日正式宣誓,任期6年。
  2006年12月3日,委内瑞拉官方公布的部分计票结果显示,现任总统查韦斯在大选中将获得压倒性胜利。随后,查韦斯宣布获得选举胜利。
  查韦斯曾在1999年、2001年和2004年三次对中国作国事访问。

2 comments:

你好

为什么不加Google 提供的广告呢

加好后 通知我 每天帮你点击

欢迎互访 互相帮助 谢谢

对google的ad没有多大兴趣,如sora所说,我们的blogger要纯净一些。

Related posts